曾经的味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味道 记忆 刺泡
查看: 3671|回复: 0

竹篾水壶,你可安好?

[复制链接]

7

主题

7

帖子

117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7
发表于 2015-8-30 10:0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天看电视,剧情中的一个画面勾起了我对于那个物件的追忆,竹篾水壶。
       好多年以前,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我被寄放在乡下的奶奶家,小学的前三年就是在那里读完的。小学校园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因为离镇上尚有三四里地,加之孩子们年纪小,来回折返,家长不放心,村里人便出资建了这所小学。据奶奶说,父亲和叔叔他们也是在这里读完小学的,这样算起来小学至少历经了30多年的风雨。小学有一个很好听的校名“凤仪小学”,具体解释不详,但是很多年以后的现在想想,应该是取“有凤来仪”的意思,可能也是寄托了村子里人的美好愿望,希望村里能人才辈出,这兴许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们最最淳朴的想法了。
       记忆中,小学的大门是绿色的,说大门,有点言过其实,其实门很小,就是像普通房门那样的双扇门。门上的绿色油漆已经有些斑驳了,雨后天晴,绿色的漆皮就会星星点点的掉下来,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小伙伴们的玩意,说到玩意,你可能要问了,门有什么好玩的?这里有一个玄机,一般双扇门都会有一个门闩,我们的校门也不例外,玩的乐趣就在这个门闩上,门闩除了能闩门以外,还可供小伙伴们乘坐,坐在上面,一只脚蹬一下地,门就会带着上面的人来回动了,跟荡秋千似的,不要小看这个功能,这可是小伙伴们的最爱。其实,这扇门不是我今天要提及的,我想说的是那只竹篾水壶。
        小学校真的很普通,没有什么体育设施,也没有游乐设施,那个年代大家没有满屋子让人眼花缭乱的玩具,所有的可以玩的东西,都是自制的,什么抓石子,丢沙包,攻城、斗鸡、跳皮筋等等这些现在孩子们不怎么玩的都是当时大家伙的最爱。翻墙、上树都是那时的项目。又扯远了,其实还是想说那只竹篾水壶,那是小学校长,也是我们这三个年级唯一的一位老师的古董,也是我们所最熟悉的古董。为什么呢?原因暂不提,我先简单说说学校吧,学校总共有两间大教室,但其中一间被村里存放杂物了,我们三个年级的学生共用一间,另外一间小屋子便是我们的校长,也是唯一一位老师的办公及生活场所,那些房子因为盖的比较早,都是土坯的,室内就是一个土炕,一张同样斑驳的古董书桌,桌上还是老五样:粉笔盒、作业本、墨水瓶、蘸水笔、一副古董眼镜。我们的校长兼老师年纪大约50多了,很和蔼,很风趣,也很认真,要说电影里或者文学作品里关于老师伏案在灯光下批改作业的场景是艺术的升华,那么我想说,我们的老师真的是那样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不一样的就是我们老师是在昏暗泛黄的灯光下批改的,现在想想,当年老师真的不容易,远离自己家,作为一个上了年纪的民办教师,每月就领几十元钱的工资,要为我们50几个人熬尽心力,熬尽心力,一点不假,老师头上满是白发,也许是生活的重压,也许是身体的原因,但是他为我们村确确实实、实实在在培养了众多人才,每年从村里走出的大学生,临走都会去拜别老校长。
        学校真的很土,很土,在那个年代,没有水泥,没有瓷砖,没有水磨石,没有大理石地面,有的就是满眼的黄土,可是我们都很爱它,因为在那,我们的老校长自己种植了好多花花草草,好多树种,我们的校园变得五彩缤纷,变得鸟语花香,可是老校长的背也在这里慢慢变驼,脸上皱纹也渐渐漾开。对于老校长,村里人,除了尊敬,还是更多的尊敬,因为他为我们这个小村付出了很多很多,一年365天,除了周末节假日以外,几乎都留守在学校,学校没有食堂,学校没有水房,老校长的一日三餐,一壶热水就是在挨家挨户的村民家里解决的,起初怕麻烦村民,他不同意,硬是要啃从家里带来的馒头咸菜,最后还是村委的领导强制要求老校长接受大家的这份心意,以后每家每户轮流负责老校长的一人三餐,每家负责一天,这一规定一执行就执行并心照不宣的守了30多年,大家已经默契到不用任何交流就每天做好饭静等校长的到来。当然,还是谁家有孩子在学校,谁家管饭,每天早上我们一上完早读,轮到哪家,哪家的小伙伴就去老校长的屋拿那个不知道用了多久的竹篾水壶,捧着竹篾水壶一路朝家里奔去。等到中午校长去家里吃完饭,再带回来。
         我也是其中一员,在每次快轮到我家管校长饭的时候,爷爷总会提前去镇上买回几斤鲜肉和各式新鲜的蔬菜,奶奶也会做上一桌子丰盛的菜品,每当轮到我家,那天早上家里就跟过节式的,忙里忙外的,我也是格外的早起,好像那天早上的早读课比谁都要上的认真,读书声音比谁都要大,下课的铃声一响,就奔向校长的屋子,抱起竹篾水壶,乐颠颠的去给奶奶,给水壶灌满水。感觉抱着水壶的那一路上,脚步都格外轻盈,属于孩子的纯真的笑容绽放在小脸上。那个竹篾水壶,听奶奶说,校长已经不知道用了多久了,只知道那个竹篾外壳有些地方的竹子都扎出刺了,拿到手里也扎手,竹篾水壶已经不年轻了,我们在想。校长的年轻岁月留在了我们村,竹篾水壶的青葱模样也留在了岁月的影子里。
      在我上完小学三年级,就被父母接走了,离开了小村,离开了爷爷奶奶,离开了小伙伴,离开了老校长,离开了那个我童真记忆中的小学校。大学期间,有一年回家看望爷爷奶奶,走到村东头,恍然发现,小学校的半边围墙已经倒塌了,里面的两间教室屋顶也塌陷了半边,从里面走出来的是牵着老黄牛的墙叔,向他打了声招呼,问道:墙叔,您的牛怎么在学校啊?难道您也让老黄牛上学学知识?墙叔道:你好久没回来了,学校早几年就解散了,现在村里的小孩都去镇上的中心小学上学了,每天早上还有校车接送,学校也就废弃了,我就租来搞养殖了。我愕然。随即问道:那老校长呢?学校没了,老校长去哪了?墙叔道:老校长民办转正了,现在好像退休在家。我了然的点点头,随后又闲聊了几句。
     原来,学校不在了,老校长也退休了,真是物是人非啊,看着眼前这所我曾经的启蒙之地,眼眶湿湿的。不自觉时间就匆匆流过,自从离开这里,好像就再也没见过我的老校长,我的启蒙老师,一位操着山东口音,瘦小身材,花白头发,总是保持着和蔼微笑的老教师,岁月的流逝,他已经走下了三尺讲台,然而,就如那竹篾水壶一般,虽然曾经的青葱颜色已经不在,但是却把一身青葱散落于时光里的每一处,我们的老校长,虽然已经不在手执粉笔,笔挺的站在讲台上,但是,一树桃李却也幽香汩汩······
     竹篾水壶,你可安好?
本文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9e61a4c901013ki9.html

相关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曾经的味道 ( 沪ICP备13008356号-3

GMT+8, 2019-12-7 16:32 , Processed in 0.08573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